站内搜索:
研学旅行成游学升级版
日期:[2015-10-27]  版次:[B13]   版名:[教育周刊·游学]   字体:【

在旅途中研究课题,听大师讲座——

经过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接触和参与,大众对于青少年游学的印象,似乎总是“以游为主,学习为辅”。随着中国家长消费观念的升级,以及对孩子教育附加值的看重,光是“游”已经解决不了家长对“游学”的期待。许多游学线路教育元素融入比例低,“注水”严重。到底给孩子安排一个怎样的假期才更有收获?记者发现,传统的补习班、兴趣班已有渐渐让位给更专业、更学术、与课业拓展更相关的研学旅行的趋势。

■新快报记者 李杨

课内外结合,把学堂搬到旅途中

什么是研学旅行?

其实,国家从2012年就开始提倡青少年研学旅行,2013年逐渐形成气候,很多学校开始把研学旅行当成是重要的校本课程,给学生选修。顾名思义,研学旅行,就是在旅行的过程中以研究性学习为主,通常有特定的主题、特定的设计,与学生课堂上正在学的知识点相结合,在身临其境的实践中进一步拓展和延伸课本知识。

比如,记者了解到,广州的华师附中较早开始尝试研学旅行,并将其列入校本课程。该校的地理科组曾带着学生到外地去看日全食,看卡斯特地貌。在把学堂搬到旅途中的过程里,任课老师变成了研学辅导员,鼓励学生通过野外的亲自观察记录,加深书本知识的印象,开拓眼界。据说学生反馈很好,认为课内外有了真正的结合,知识都活了起来。

观察

游学开始升级,研究重于游览

“游走世界有很多理由,有时只为亲历感动自己灵魂的美文神曲”

也是从2012年起,知鸟游学开始研究研学旅行。“这不同于普通的游学,而是游学的升级版。它的门槛相当高,需要教研组发起,由老师带动。”广州越际知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苏玮告诉记者。知鸟游学是其旗下的高端游学品牌,与广东最好的中学几乎都有合作。“这些最早洞察到研学价值的学校,都有这样的需求,于是我们就想尝试开发这样的课程,先从英语、语文、历史等学科开始,逐渐形成研学旅行的概念。”

苏玮表示,在研学旅行中,学校主要负责实现课本知识的延伸,而机构则负责提供更多素质教育的资源和内容。

比如,去年暑假,知鸟游学与华师附中合作,为30多个初一至高一的学生安排了一场欧洲文学之旅。学生在罗马、佛罗伦萨拜谒文学先贤,到巴黎寻找文学大师的踪迹。

与普通的欧洲旅游不同,学生在出行前,就要选择一个与意大利或法国相关联的作家或文学现象作为研究对象,并预先做好大量的前期阅读。在旅行中,学生们会在老师的指导下寻找自己的研究对象与名胜之间的文化关系,深化对文学的理解。这批学生研学回来后,还需要提交研究性学习课题报告。

据记者了解,初高中的语文课、历史课涉及了许多欧洲文学大家的作品和时代背景。在这群十四五岁学生们的研究课题中,有的研究欧洲十九世纪奢侈之风对《基督山伯爵》的影响,有的思考宗教决定建筑还是建筑决定宗教,还有人考察雨果少年时期的经历和生活环境对其作品风格的影响……在研学过程中,学生带着读过的作品和研究的眼光旅行,更能读出每一处景点背后的文化背景。在学生们看来,游走世界有很多理由,有时只为亲历感动自己灵魂的美文神曲。

“哈佛教授沿途讲解人文历史,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新足迹游学网创始人曾敏敏,也在思考更有意义的游学产品该如何切入。“以教育为切入点,并非纯粹地为做游学而游学,更多地把游学产品作为一个家庭对孩子长远教育规划中的一步。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由于曾敏敏的哈佛校友背景,新足迹游学网因此也得到了罕见的精良资源。“我在哈佛设立了自己的个人奖学金,所以哈佛每年都会给我们设计一些独家路线。比如,由哈佛大学现任教授带学生去游地中海,探索古代文明,亲自讲解当地人文历史。”

据记者了解,曾敏敏所说的这种游学项目,从体验上实际也是一种研学旅行。比如,学生在意大利、希腊、土耳其感受古代帝国的历史变迁和文化渗透,而带领的老师,则是哈佛大学神学院宗教和社会神学的教授。在研学行程中,教授将进行多次主题演讲课程,包括“上帝的钢铁神话——大力神卡劳尔”、“潘多拉的禁果:寻找替罪羊仪式和古代世界的‘女性’”等,帮助学生了解权力、种族和性别在流行文化中的交叉点。

这样的研学所要配置的资源,不是一般旅游团能做到的。“我们的优势在于具有海外背景的人多一些,马上会有很优秀的外籍老师加入。做国际化教育,无论是对外资源对接还是对内给家长树立信心,我觉得都需要有一个高品质的团队。”

市场

最火的游学项目,都是以教育为导向的

家长更愿意为教育而不是游玩埋单

“游学这个市场真的很大。”苏玮向记者透露说,数据显示,中国旅游交易额今年超过2万亿元,但比起欧美发达国家,中国的人均旅游频次还是很低,离真正的爆发期和成长期还很远。中国一年出国旅游市场交易规模有3000多亿,其中游学占了800多亿。

作为经营管理者,苏玮说,游学是旅游的细分。“旅游的利润率很低,大概只有6%-8%。但如果是含有教育元素的旅游产品,作为重度细分市场,利润率能去到15%。”这也说明,家长明显更愿意为教育而不是为游玩埋单。带有浓厚教育意义的研学产品,比普通的游学更受欢迎。

“今年最火的游学项目,都是以教育为导向的:到国外校园深度学习的插班生项目,美国童子军教育,以及美国营地联盟。”苏玮认为,以名校观光为主的传统游学已经渐渐降温,未来研学旅行会逐渐占领市场,而且不仅只往国外走,也要往国内发展,将学科与素质教育和德育相结合。

游学目前还没有真正的领军品牌,拼的是服务

在曾敏敏看来,游学一定是未来增长很快的细分领域,市场会越来越大。但目前来看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领军品牌。“目前家长做选择时,更多地还是看项目来自哪里,如果是哈佛的项目,自然会放心些,但对于游学产品品牌,却没有多少认知度和依赖度。”要怎么建立自己的品牌,是业内同行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苏玮认为,服务的精细化和贴心化是强有力的竞争优势。“说实话,游学的很多产品可以照猫画虎,但实际上每个机构获得核心资源的能力差别很大。比如,有些是游学团真的能进入联合国金色大厅或哈佛大学里面,而有的只是去外面兜一圈拍照。但这两种游学只有在消费者真正享受服务的时候才会体现出来,在之前的介绍中很有可能被说成是一样的。这需要家长学会甄别,也需要机构用服务来证明。”

据了解,家长通常要求每天能获得孩子的活动信息反馈,要求货要对版,要求带队老师细心负责,这对游学机构提出了更高要求。“否则,家长为什么要第二次选择你?忽悠家长的,满意度一定不高。”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