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下一站——进军海外付费市场
日期:[2018-01-22]  版次:[A31]   版名:[财商周刊]   字体:【

表情包文化产业晋身主流文化

谈及表情包,最先浮现在你脑海的是哪一款,是“悲伤蛙”、“姚明脸”、“蘑菇头”,还是“葛优躺”?抑或是在你心中有个无法替代的它。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斗图文化普及,现在这类充满魔性的表情包传播载体,正以燎原之火态势迅速铺开,为人们打造一个方便传达不同情绪的新世界。尽管表情包不是中国的原产物,但目前来看,其俨然成为一种文化交流方式,甚至发展成为表情包文化产业。

■新快报记者 许轩语/文 廖木兴/图

表情包使用频率高,为制作者带来第一桶金

现在,几乎所有社交群体都在使用表情包,年轻人习惯用鬼畜、可爱、调侃特性的表情包进行斗图,中老年人则更倾向于使用制作复古、文字温馨的鸡汤式表情包。

实际上,表情包作为互联网时代最具特色的聊天艺术,代替着人们表达“喜怒哀乐”的情感。显然,表情包的加入,使单纯靠文字或语音的生硬表达多了些趣味和生动,而其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中也起到了缓解尴尬、释放情绪的作用。如,想表达“感谢”之意,仅发出硬邦邦的“谢谢”两字,会显得单调敷衍,但如果配上夸张的GIF表情,声嘶力歇地诠释感激之情,则会极大程度调动聊天双方的情绪碰撞。

以风靡网络的“长草颜团子”为例,其以“卖萌”为特质,通过各类常用的词汇以及萌态各异的GIF形象示众,在社交网络中进行病毒式传播,截至2017年3月份,发送量已超150亿次。由十二栋文化出品的制冷少女“谢谢老板”单品表情包发送量累计达50亿次。此外,与“长草颜团子”调性类似的表情包界网红“乖巧宝宝”,其目前已累计获得1.5亿下载量,有媒体报道,这为其制作者带来50万元的第一桶金收益。

蚊子动漫创始人吴武泽向新快报记者透露,目前蘑菇头表情包月发送量超30亿,下载量超2亿,用户量已达500万人。除了微信表情包平台,蘑菇头在其他平台上表现同样出色,如,旗下表情包APP,累计用户达10万人次,日活跃度达1万人次,在社交表情中占据40%的市场份额。

表情包的红火势头也引起苹果公司的关注。在最新推出的iPhoneX中,苹果公司加入具备面部识别技术的Animoji动态表情,通过3D扫描人脸表情,可实时录制包含音频和面部表情的“原生态”表情包。

靠下载量收入甚微,表情包跻身海外付费市场

靠打赏和下载量盈利的表情包收效甚微,要使表情包IP得到更高效的商业回报,需考虑如何在互联网时代进行变现。

萌扎文化联合创始人郑美芳告诉新快报记者,萌扎团队目前推出的“皮呦piyo”、“小海抱hibo”微信表情包发送量超过20亿,其中,有1套表情还被腾讯邀请签约做付费表情。不过,除了表情包外,萌扎也在着手IP变现,郑美芳表示,目前萌扎推出漫画、手机主题、搜狗输入法、短视频、漫画等多样化内容,“此外,我们也跟元初食品跨界合作,推出皮呦、小海抱授权款商品,还跟万达大玩家、萌岛娃娃机合作,在不同节日主题推出不同样式的公仔。”

打造表情包IP,实现流量变现,几乎是所有经营人共同努力方向。一开始,吴武泽也像其他经营人一样,希望通过对IP进行形象塑造、知名度推广、衍生品周边授权等方式盈利。其先后推出了条漫定制、视频定制、贺年利是封、玩具、方便火锅、面膜合作款等变现手段。

但随着表情包发展,其影响已延伸至现在年轻人的社交方式和斗图文化。在此驱动下,吴武泽和其团队决定在内容升级方面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探索。“蚊子动漫在如何实现盈利问题上增加了对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思考,也开始布局斗图表情包的付费领域”,吴武泽介绍,未来蚊子动漫将专注在线下IP付费、海外付费市场、周边开发等方面。

“接下来我们除了在国内发展,还将注入国外市场,与全世界的表情包制作竞争”,吴武泽表示,对海外市场布局具体将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针对不同国家、地区以及当地的文化属性进行适当改变,如,推出粤语版、台湾版、重庆方言版、日韩版的蘑菇头表情包;另一方面,进驻韩国的Kakaotalk、日本的line等国外正规社交平台。

吴武泽透露,布局付费领域可能会采取“海外先行,中国同步”形式。不过,吴武泽无奈地表示,由于国外官方平台审核表情包时间较长、通过率很低,这使在布局大海外市场时面临不少困扰。“但2018年会是更好的开始,在我们调研下,目前国外网民对蘑菇头的‘骚浪贱’风格接受度提升,特别是在东南亚和新加坡,再加上国外很多网民都愿意为正版付费,这个想法将会得到有效实施”,吴武泽如是说。

表情包行业的另一面

新入局者: 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不像十二栋文化、蚊子动漫这类有着成熟制作和策划的表情包公司,不少小规模企业由于资金、人员不充足,只能把表情包当作是打造公司品牌的衍生品,试探性地进行阶段性布局和尝试。

不过,对于新入局者来说,没有专门团队负责表情包制作,也不是一件很糟心的事。“荒岛五美第一弹”表情包制作者杨佩欣向新快报记者表示,目前荒岛的表情包产品是几个朋友一起探讨完成的,“我们不像是正规的团队,在很多方面没有经验。但我们希望把荒岛公社公众号当作起点,之后再围绕公众号里面的人物进行不断创作。”

“摸着石头过河”,是杨佩欣最大的体会,她认为,任何一种创作都需要多尝试后总结出一套经验,“表情包制作出来后,发现下载量不如预期,产生悲观情绪是不可行的,这时需要的是进行总结和优化,并在优化过程中不断改进。”

表情包制作不能苛求一次达到完美状态。杨佩欣表示,“荒岛五美第一弹”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在下载量方面,在微信平台仅有一万多次下载;其次,在内容方面,表情包用词不够日常。杨佩欣举例,常用的表情包通常是“嗯嗯”、“哦哦”、“谢谢”、“爱你”这些简单词汇,但荒岛第一期表情包中存在不够口语化的现象,这导致用户使用率较低,“以其中‘减肥’单品为例,它不是日常表达中的高频词汇,也不是微信QQ日常聊天中常发的。”

盗版现象:

维权路上甚艰难

表情包凭借传播广泛和趣味性高等特点,赢得不少粉丝和市场。不过,在看似前景明朗的同时,它们也遭遇不少被侵权困扰。

蘑菇头在维权路上就显得颇为艰辛。吴武泽表示,蘑菇头表情包于2013年就推出,不过直至2017年3月才在官方正式上线,“刚开始推出蘑菇头时并不火爆,主要制作都是我们在进行。但到了2015年蘑菇头火起来后,突然新增很多用户需求,他们想要DIY改编拥有自己情绪的蘑菇头表情包。”

由于蘑菇头的突然火爆以及用户需求猛增,导致大量仿造蘑菇头表情包的外围者入局,其中,很大部分是一些工作室和创业者,“他们在没有经过我们授权下,就私自改制蘑菇头表情包进行传播,致使存在很多盗版现象”,吴武泽介绍。

盗版泛滥是蘑菇头目前遭遇最大的经营危机,而为推出蘑菇头正品周边,维护经营利益,蚊子漫画也在加紧版权布局。吴武泽透露,蚊子动漫每年都在完善版权布局计划,其中,2016年保护力度最大,几乎完成全球版权国家注册;2017年,蚊子动漫进行版权再升级,同期实现IP变现,选择性地进行正品周边贩卖;2018年将围绕广大网民的需求,集中推出衍生品周边。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