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盘点2018家电圈 这些风云人物都有一颗求变的心
日期:[2019-01-02]  版次:[A22]   版名:[3C周刊]   字体:【




2018年,确实是急遽变化的一年,在楼市调控、中美贸易战、国内经济节奏调整的大气候中,家电与消费电子产业环境波诡云谲,上映了一幕幕有内容,有剧情的“大电影”。中国家电网选出的2018年家电人物脸谱,就给我们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行业的变化。

1

张瑞敏: 走在时代变革前沿

人生70古来稀,跨过新年,生于1949年1月的张瑞敏整整70岁了。在同龄人含饴弄孙的年纪,这位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仍一往无前地走在时代变革前沿。

变化,总是令人心惊胆战的,因为前路未卜,因为可能行差踏错。但凭着一把大锤打天下的张瑞敏始终保持着年轻时的锐意,从“人单合一”到砍中层的“创客文化”再到2018年提出的 “三生战略”,海尔一定程度上充当了中国家电发展中的“路标”式企业,解锁了物联网时代制造企业价值增长的密码。“三生”指的是围绕用户需求构建生态圈,创造增值生态收入,形成不断迭代、用户终身信赖的生态品牌。凯文·凯利将物联网比拟为生物体的神经元,现在海尔在“神经元”的基础上生长出了“生命体”与“物种群落”,描绘了未来社会的商业图景。2018年,海尔还在D股上市,跑到德国股市“吃螃蟹”,彰显了中国企业的魄力。

在张瑞敏办公室,入眼是满满几架子书,在企业管理者身份之外,张瑞敏还有一个不常被提及的“学者”身份,书籍赋予了他思变的头脑和勇气,时代赋予了他成就的契机,四十载皓首穷经,张瑞敏领导下的海尔硕果已经遍布地球村。

2

方洪波: 还要再次创业

2018年,美的集团迎来50岁诞辰,创始人何享健对方洪波提出了新要求,集团未来营收和市值要双双达到5000亿元。而在2018年,美的集团市值徘徊在2500亿-2800亿之间,要达到5000亿的目标,必须“再造”一个美的。于是有了方洪波内部讲话:“创业难,守业更难,而我们不能仅是守业,还要再次创业。”

近年来,家电行业头顶的“天花板”一直存在,尽管美的保持了不错的复合增长率和市场占有率,但品牌定位大众化也成为美的“成长的烦恼”。为了突破自我,方洪波近年来执行了一系列大动作,如收购东芝、合作德国高端品牌AEG,将多个事业部收归集团等。9月,经过长期酝酿,美的智能高端子品牌COLMO正式与消费者见面,2018年11月,趁着股市低迷期,美的实现了私有化小天鹅,将小天鹅的优质资产重组注入美的集团,厘清了长久以来存在的股权结构问题。

除了在传统优势家电领域频繁动作外,方洪波也加强了对库卡的控制,随着库卡CEO蒂尔·罗伊特的提前卸任,外界猜测,美的可能加强对库卡增长策略的干预,毕竟,收购库卡是美的转型科技公司的“第二跑道”,但2018年以来,这只“下金蛋的鹅”市场表现欠佳。

从编辑起身,时任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的成就可谓天下媒体人的楷模。他曾以“二水”为笔名阐述自己的经管之道,如今看来,这个笔名很是微妙,一方面暗含“洪波”二字;一方面又隐喻其性格的两面性:内敛时低调温和,波澜不兴,喧嚣时汹涌澎湃,摧枯拉朽。时势也,英雄也。

3

雷军: 雷“神”的诞生

“小米工资不高,但工作强度很大,在这种环境下,小米团队很多人坚持了多年,大家都期待着上市。”终于,抗战了8年的小米在2018年7月9日敲钟上市了,尽管在市场的寒流中,上市首日破发;截至年底,又一路阴跌到12元左右,但毕竟让持股员工们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从2017年开始,国内手机市场进入存量阶段,各大品牌都有点“熬日子”的苗头,小米也不例外。为了打破僵局,雷军武大“少年行”,提出“硬件盈利不超5%”的战略调整,引发手机同行的一番“口水大战”;同时,恰如招股书中所提,在手机以外,雷军积极拓展IoT与生活消费品、互联网及新零售业务,一点点敲碎着“行业边界的围墙”,并一力推动了互联网家电品牌“云米科技”的赴美上市;而在印度等海外市场,雷军复制了“性价比为王”的策略,一举跃居印度手机销量NO.1,在国内不景气的情况下,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一位家电界大佬佩服雷军道:“他的成功不在于创建了小米或积累了多少身家,而在于他创造了中国第一家‘无界企业’,让我们这些传统行业对时代的新模式‘望而生畏’。”

4

潘叶江: 飞跃世界杯

一场借势世界杯的营销,一个“失联”的大区经销商,随着“高卢雄鸡”的夺冠,将华帝推向了2018舆论的风口浪尖。到2018年末,整个“法国队夺冠 华帝退全款”事件尘埃落定,业界对此次营销事件的定性也成为“以7900万元成本撬动10亿元销售的经典案例”,华帝股份董事长潘叶江的名字随着各种消息的狂轰滥炸被更多人所熟知。至此,作为“创二代”的潘叶江,终于将身下的“第一把交椅”坐稳了。

“不走寻常路”,是熟悉潘叶江的人对这位寡言的华帝“少掌门”的评价。自接任董事长职务以来,潘叶江摆脱了父辈稳当又波澜不兴的企业发展路径,大力推动品牌年轻化,聘请流量小花做代言人、在国际电影中植入广告、跨界时尚传媒,推动产品智能化……每年逾十亿元的营销费用彻底让“华帝”改头换面,消费者开始将时尚、智能、高端等标签与华帝联系起来。在有心人看来,此次的世界杯退全款营销,是潘叶江的一场“赌”,“他反对传统营销,认为那样没意义。要做就要与众不同,要走便不走寻常路”。

而且,营销宣传只是表象。2018年,借助股市低迷期,潘叶江对经销商队伍、股权治理结构、渠道结构进行了“大盘整”,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地位,让“少壮派”势力在华帝内部羽翼更丰满。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