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他们,到底得了什么病
日期:[2011-03-24]  版次:[A08]   版名:[新调查·阳光下的怪病]   字体:【
■手脚麻木、盗汗是这些"患者"的共同症状。新快报记者宁彪/摄


  
  身负多种症状,自称染“未知病毒”
  ■统筹: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余亚莲 郭晓燕
  2011年2月23日深夜,北京街头寒风凛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简称“中国CDC”)对面一家小旅馆,身穿无菌服的新快报记者与1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特殊“病人”面谈了三个小时。
  这是一群特殊的“患者”——他们曾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有人甚至在几个月内数十次地检测HIV,所有检测结果都显示是阴性,很多人因此自称“阴性感染者”;继而,他们又怀疑自己感染了一种现代医学目前还无法认知的、有传染性的“未知病毒”,但临床报告却显示他们“无明显器质性病变”。
  他们……
  他们,曾怀疑自己感染艾滋,多次检测HIV结果却都显示阴性;进而,又认为自己感染了一种“未知病毒”,但临床报告却显示“无明显器质性病变”;因为对疾病的恐惧、对亲朋的愧疚、对未来的绝望,活得痛不欲生。
  尽管在医学界专业层面还未有定论,但本着对公众健康负责的态度,卫生部门对他们反映的情况高度重视。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3月1日时面见“病友代表”,表示卫生部将从北京、上海、浙江、湖南、江苏五省市开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广东也被纳入调查的考虑范围。广东省、广州市卫生部门证实了这一情况。
  此外,经过中国CDC的多方努力,59名病友的血样也已经运输出境,美方实验室正着手准备开展检测。
  日前,在收到他们的求助后,新快报记者分赴北京、上海等地,遍访国内知名艾滋病防治专家、正进行此项研究的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及临床医生。专家们基本排除了艾滋病病毒变异的可能性,但对是否精神因素致病、是否存在未知致病因素尚无定论。
  案例
  母亲输血与碎玻璃
  “林军”坐在离记者不到半米的地方,挽起裤管让记者看他的骨关节。他说:“我以前很胖的,现在腿上几乎看不到肉,关节全都变形了。”
  “林军”是这群“患者”口中的“大哥”,他安慰过很多试图自杀的“患者”。他认为自己“患病”是从母亲输血开始的。
  2008年,“林军”的母亲突然胃出血,在医院输了3800CC的AB型血和血浆,出院后经常盗汗。“手上长皮疹,经常说手脚麻木,身上疼,关节会发出响声,身体变得消瘦”。当年5月,母亲的手背被碎玻璃划伤,“林军”收拾碎玻璃时不慎伤手沾了母亲的血,14天后出现“下巴淋巴肿大,膝关节酸胀,还能听到‘咔咔’的响声,全身都痛,吃一餐呕吐一餐;随后,左半边脸开始肿大”。
  他说,半年的时间,他的体重由原来的165斤下降到105斤。
  3个月后,他发现同样的症状出现在妻子和孩子身上,都喊腿疼,孩子还经常感冒,皮肤变黑。这让“林军”感到不安,他走遍上海各大医院,均无法确诊。
  此后,“林军”先后做了8次HIV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2009年2月,“林军”开始上网查询,无意中看到一个叫“阴性感染者”的博客,博主描述的症状与他的相符,通过这个博客他找到了“寻找真相群”。进了这个群后,他发现大家说得很恐怖,他有些不相信,还规劝大家“没这么严重”,群友把他“踢”了出去。
  “林军”称,2009年初,他已不能上班了,有一次昏倒在上班路上。后来他发现,“病友”们所说的症状一个个都在他身上应验了。
  ■他们的痛苦
  “肌肉好像慢慢溶解了”
  新快报记者调查了30多例自称感染者的个案,他们中大多数人认为,自己的亲友也感染了与他们类似的病。
  与“林军”所述的血液感染途径有所不同,在这些人中,大部分个案的症状发生在高危性行为之后。这是部分专家认定他们是“恐艾症”的依据之一。
  自称来自广州的“杨×”说,2010年7月9日他在东莞发生了“一夜情”,三天后他出现感冒、厌食症状,几个月后出现关节疼、关节响、掉头发、骨头痛等症状。
  32岁的“千古罪人”自称,他在深圳一家日资企业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与认识近一年的网友发生“一夜情”后,他认为自己“患病”了。现在他这样描述自己的痛苦:一处疼痛还没消失,另一处又出现,有淋巴的地方都会疼;两个月里体重降了6公斤,“胳膊、胸部和后背的肌肉好像慢慢溶解了一样”。
  还有被访者称,一起吃饭后,同事也出现相同症状,接触“患者”的泪水、汗液后,也有人“发病”……但记者从多级卫生部门了解到,目前还没有接到有未明原因的疾病暴发的报告。
  自觉染病多年的“林军”则说:“根据病友的经验,这是个慢性病……往往呈现家庭聚集性。不会像流感那样大规模地爆发。”
  ■他们也有梦
  一觉醒来幸福地奔跑
  “湘军”只有27岁,自称是湖南某市某区建设局副局长。他曾连着好几天每天都给新快报记者打3个以上的电话,反反复复说:“救我!我不行了!我躺在床上起不来,浑身都疼。”
  类似“寻找真相群”这样的QQ群目前无法确切统计,据媒体报道超过10个。新快报记者所在的4个群中,每个都有数百人,其中一个“寻找真相的人们”的群组已有6年多网史。“林军”表示,他已搜集160多份“病历”来证实这种疾病的存在。新快报记者在这些QQ群里也搜集了100多份患者自己记录的“病历”。有“病人”认为,大量被感染者症状轻微,误以为是别的疾病而被忽视了。这群“患者”自己总结了共同的症状:舌苔白,长绒毛,有白色念珠菌感染;腹泻,肠鸣;牙龈发炎,口腔溃疡;皮肤压痕明显且不容易消退,皮下出现血点,皮疹,严重者出现紫癜;厌食;盗汗严重;肌肉关节疼,关节响;全身肌肉跳动;胸闷;迅速消瘦。
  但临床医生却认为,这些症状不具有特异性,缺乏一个共性的特点,很多病都有可能产生这些症状。
  很多“患者”都说自己做过这样一个梦,“梦见自己一觉醒来,身上的所有症状都消失了,张大嘴巴呼吸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幸福地奔跑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