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如果没有汤显祖当年的广东之行 就没有一往情深《牡丹亭》
日期:[2018-10-14]  版次:[A13]   版名:[收藏周刊·读书]   字体:【
《去广东》 广东旅游出版社2018年8月第1版 广东省旅游局出品 费勇主编 韩帮文副主编

■高马得 牡丹亭惊梦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1

万历十九年(1591年),汤显祖做出了一件在他从政生涯中最拉风的事情——他呈上了蓄谋已久的《论辅臣科臣疏》,意料之中地激怒了皇帝,皇帝果然把他发配到了岭南。他带着美好的想象,高兴地上路了,简直有点迫不及待。

这样的反应,和他从前那些听到发配岭南就如丧考妣的前辈和同僚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信你看,连从前的文坛“硬汉”韩愈,被发到广东时都惧怕不已,以为会死在这里——韩愈有首诗是这么写的: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汤显祖为甚不怕呢?而且他简直像作了一趟长期旅游。

更精彩的是,这趟旅游最大的收获,就是,成就了中国戏曲史上最杰出的作品之一《牡丹亭》。

那杜丽娘,在《惊梦》里一出,上场就道:“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古梅关,属广东南雄。而柳梦梅,直接脱胎于汤显祖在广东领会到的男子精气神,可以说,汤显祖来广东“游览”了一遭,广东男子就脱身一变成为了《牡丹亭》中的明朝第一男主角。

没有广东之行,就没有汤显祖的《牡丹亭》。

2

汤显祖在朝上疏时,就意料到必定触怒天威,但这位六品京官南京礼部主事,对上疏的效果挺满意。根据知名学者周松芳的研究资料,“有此一疏,当朝的首辅申时行不得不告老还乡,贪污官员杨文举、胡汝宁等受到了行政处分。汤显祖上疏的壮举,在朝野间产生了良好的舆论,对晚明的士气是一大振奋。”

而且,当时因为这些事情而被贬,是一件荣耀的事,能够增加被贬谪者的声望。同时,身为江西临川人的汤显祖,对相邻的广东地理人事本来就有亲近之感,所以,当贬谪令下来,他是不抗拒的,甚至隐隐生起期待——

“吾平生梦浮丘、罗浮、擎雷、大蓬、葛洪丹灶、马伏波铜柱而不可得,得假一尉,了此夙愿,何必减陆贾使南粤哉!”说不定这一趟贬谪之路,还能有意外收获呢对不对?

于是他很淡定地上路了,而且一入岭南,哗,江山似尤胜岭北,人情更大有异趣,汤显祖这个文艺中年顿时诗兴大发,边走边创作,不停地发了很多条“朋友圈”。

周松芳研究资料显示,汤显祖九月初从家乡江西临川出发,至月底翻越梅岭进入广东,再从保昌(今南雄)下水之后,途经曲江(期间登岸往游南华寺)、乳源、英德、翁源、清远、三水、佛山,十月初七小雪前后到达广州城(至十一月初七从罗浮山下来乘船赴澳门,刚好一个月,除去东莞之行,也有二十多天,停留时间之长,除生长求学和仕宦之地,无逾于此;遍游广州东西南北,作诗二十余首,也不可谓不多)。时值当时的“秋交会”,洋商夷舶及各省商人客船云集,繁华盛景,令其极为震撼,写下了堪称表现广州的最佳诗篇:

临江喧万井,

立地涌千艘。

气脉雄如此,

由来是广州。

他还去了有“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光孝寺:“菩提岂无树,天竺有灵僧。色与波罗翠,香随檐卜凝。根芽初佛满,花叶几人能。密意经三绕,无劳问葛藤。”

3

1963年初,田汉曾写有:“徐闻谪后愁无限,庾岭归来笔有神”和“柳垂横浦岭梅香,若士南归写丽娘”的诗句。庾岭在广东与江西交界;横浦是从广东回江西的必经之途。他的意思是,汤显祖从广东回来之后,下笔如有神,柳梦梅杜丽娘等角色,就是有赖于这趟贬谪之旅所触发的灵感。

业界有一种看法,认为柳梦梅的原型,是汤显祖的挚友——东莞人祁衍曾。祁衍曾至情至圣,文采斐然,汤显祖在南昌和他一见如故。祁衍曾对醇酒妇人有痴情之举,汤显祖作诗称赞他“看君似是有心人”。这样的痴情,和《牡丹亭》中的柳梦梅为了掘墓帮杜丽娘还魂而不怕被砍头,遥相呼应。

可惜的是这位好朋友,在汤显祖被贬谪岭南之前的一年就已经告别人世,而时间并不能减免汤显祖的思友之情。他曾经去探望祁衍曾的遗孀。据说,他在岭南之行中,在“肇庆看见一把像祁衍曾用过的刀子,也大发悲音,作《粤装偶见祁羡仲刀子》诗以寄慨”。

4

另一个催生了《牡丹亭》的就是罗浮山的梅花。

汤显祖在游览完光孝寺之后就去了罗浮山,那个地方他想去很久了。前面不是说他坦言“吾平生梦……葛洪丹灶……而不可得”,葛洪丹灶之类的道教遗迹就在罗浮山上。而且,罗浮山的梅花非常有名。

惠州背靠罗浮山,宋时苏东坡被贬惠州,就一连写过三首咏梅花的诗。第一首是《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第二首《再用前韵》则点明了“罗浮山下梅花村,玉雪为骨冰为魂”;第三首是《花落复次韵》。汤显祖必然晓得这三首诗,而且把它当成攻略,要在此刻的罗浮山下,再遇梅花美人了。

根据周育德的研究资料显示,汤显祖当时在蝴蝶洞避雨,有句云“洞中避风雨,梦蝶愁飞举。美人湿不来,暗与梅花语。”汤显祖还有《出朱明观》也说“消息梅花月,归舟兴不忘。”除了梅花、美人,汤显祖在罗浮山上还想到了山鬼。其《望罗浮夜发》云:“披衣天门外,幽篁听山鬼。”可见梦中与美人相会和人鬼之恋的意趣,此时已经进入汤显祖的头脑。

早在《牡丹亭》诞生之前,已经有明代话本小说《杜丽娘慕色还魂》。我们有理由相信,当汤显祖到达广东南雄的时候,他想起了《杜丽娘慕色还魂》,因为小说故事就发生在南雄。而在他逗留大庾,也了解到《夷坚志》中谪居南安的邵宏渊笄女死后化成鬼魂,在当地宝积寺与谪官解太尉孙子保义郎情爱事。加上此前在罗浮山下的梅花美人、幽篁山鬼,这种种行程之中的因缘际会,很有可能正是催生了《牡丹亭》的最重要推动力。

汤显祖都去广东了 你还不来看看《去广东》?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汤显祖对岭南的美好念想,终于在他最著名的作品《牡丹亭》中结晶。戏剧研究专家、中山大学教授黄天骥先生曾论述男一号柳梦梅的形象具有岭南人的性格特色,而知名学者周松芳则根据考证认为,柳梦梅的原型是东莞人,即汤显祖的至交祁衍曾。女一号杜丽娘于《惊梦》一出,上场即道: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又是梅关,又是广东非常显著的地域符号。你看,一出《牡丹亭》,就是汤显祖岭南情缘的焕发与呈现。假如汤显祖没有岭南之行,我们今天见到的《牡丹亭》或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汤显祖去了广东,成就了《牡丹亭》。韩愈去了广东,振兴儒家文化,使潮州成为文气弥漫的名城。而苏轼在广东、海南的七年,是他文学创作的高峰期,连同黄州被贬生涯,共同构成了他最伟大最特别的佳构序列。

广东为何有如此魅力?

在这里,《去广东》一书就提供了一份详尽的指引。它于“地理志+生活方式+体验”三大维度,以“走路、看海、闻道、知异、叹茶、赏花”为角度,对广东的生活方式变迁与人文历史进程进行了生动的梳理。

在中国文化旅游产业正在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去广东》这本书注重从生活方式体验的角度重新定义广东文旅资源与文旅产业,书写广东的文化符号。

从古至今,这片神奇的土地,都对人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且看今日,上一个黄金周,也就是2018年的春节黄金周,广东省旅游局官方统计,就有5564.6万人次从全国各地以及国外来到广东,同比增长15.3%。

是什么吸引了大家“不辞长做岭南人”?

也许,费勇在《去广东》的序言里就作了回答:一段山间小路可能是千千万万人南下踏足的古道,留着太多的歌哭与生命的温度;一条海岸线可以勾勒出泱泱中国如何融入世界的图景,可以串连起代代粤人勇猛精进的魂魄;一缕禅院钟声蕴藉了无尽的智慧;一桌早茶凝聚了太多日常的兴味;一街花市看尽南国别致生活的奥妙。

所以你不来看看吗?

(本文部分资料参考自周松芳《最爱是广州,塑造柳梦梅——汤显祖的广州情缘》,周育德《汤显祖的贬谪之旅与戏曲创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