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陈训勇:屑小之物,亦命同苍生 绘画者要寻找到有质量的符号载体
日期:[2020-10-18]  版次:[A13]   版名:[收藏周刊]   字体:【
■三友图

■鸡蛋花

■八骏图


屑小之虫,亦命同苍生。陈训勇画蚁,上了美术教科书,是出了名的,在他的技艺,也在他的执着。同样,屑小如一朵落地的鸡蛋花,也能被他引申出艺之大道。近日,在一个特殊的地方,他开启了一个重要的新里程。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绘画者要创造自己的品牌符号

收藏周刊:“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陈训勇名家工作室写生创作基地”,近日在汕头澄海建立,请您简要说说它的缘起。

陈训勇:今年,我的新学员杨关华,他给我送来了一盘百年树龄的鸡蛋花,鸡蛋花是佛教五树六花之一。正常的鸡蛋花是五瓣,但这树偶会绽放出六瓣、七瓣之罕见奇花。正好我在为2020届高研班学员集训结业创作。大家都很好奇,便到汕头市澄海区凤翔街外埔社区仁美兰巷九号书斋观看,这也是我六十多年前出生的地方,机缘巧合,比我小21岁的杨关华,也与我同在这个书斋出生。这潮汕小小古院落,有历史沧桑感,百年老鸡蛋花树,盘根错节,花繁叶茂,紫藤盛开、荷花盈缽,盆栽遍地,我觉得很适合搞花鸟画的写生创作。经向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申请,批准在此挂牌,成为了文旅部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的写生创作基地。

收藏周刊:对于绘画者而言,创造自己的品牌符号,是不是最重要的一个目标?

陈训勇:画画是画者的终极追求,谁都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有别他人的品牌符号,史上,如唐代韩干画马、韩滉画牛、现代齐白石画虾等,都有叫得响的品牌符号。同样的笔墨,我以蚂蚁为载体去表达,2012年就被教育部编入了小学美术教科书,如果去表现梅兰竹菊,那就流于一般了。

收藏周刊:对于小生灵,在“技法”上,我们应如何去观察它、描述它?在“道”上,又应以怎样的角度去看待?

陈训勇:丹青半世纪,缘蚁十七年。十七年来,我为蚁痴、为蚁狂,传说有大师为我担忧言:“陈训勇疯了。”说实在,不是我疯了,而是他们对蚂蚁不了解,不知道蚂蚁是个还没人发现的金矿,是海盗的藏宝洞。小小蚂蚁,白石老人放过了它,留个空白给陈训勇来填。

历代画蚁,不乏其人,但大多偶尔而为之,没有像我一样,一玩十七年还乐此不疲,从探索表现蚂蚁的笔墨语言,到挖掘其精神内涵,都是一件刺激新鲜愉悦的美事。小小昆虫以大写意笔墨来表现是一种痛快,蚂蚁承载了《上善若蚁》孝、勤、力、忠、礼、聚、义、勇、魂、衍十大高贵之德和厚重文化内涵。蚁微可足道,力大可移山。身心在其中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岭东前辈将“正统画脉”发扬光大

收藏周刊: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艺术?潮汕文化给予了您创作上怎样的养分?

陈训勇:每个人打心眼里,都有一种属于自己最喜爱的东西,它就像肥沃的土壤,早已深深埋好了种子。潮汕是海滨邹鲁,文脉民风淳朴,民间艺术丰富多彩,小时候我就十分喜欢看民间艺人做纱丁、扎风筝,春节、元宵的花灯、大型动物广场舞等,都是启蒙我艺术的源泉。

同时,潮汕地区拥有一批非常优秀的先贤和同仁,尤其是岭东艺术界前辈,他们求学于海派,将海派的正统画脉带回岭东发扬光大,所以潮汕国画的根很正,影响很大。出了很多大名家,如陈大羽、李开麟、刘昌潮、王兰若、赖少其、林墉、林丰俗、谢志高,郭莽园、许钦松、王璜生等等。

收藏周刊:您指的是“岭东画派”吗?

陈训勇:其实也可以这么说,岭东画派虽然没有真正确立,其实也已经存在。且这群体已经活跃在全国艺术界的各个重要领域了。当年这批前辈学成归来,给岭东大地的艺术生态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收藏周刊:您认为“岭东画派”和岭南画派最明显的区别在哪里?

陈训勇:前者延续了海派的正统画脉,后者重创新性。

书写性线条,是中国画的真正灵魂

收藏周刊:您如何看待线条在中国画中的地位?

陈训勇:我一直认为,中国画的笔墨是中国画的本质。书法的书写性线条,是中国画的真正灵魂,是真正文人画直抒胸臆的状态。线的质量感是灵魂中的灵魂,以灵魂来书写的线点,都蕴含着东方哲学理念。欲左先右,欲上先下,起承转合,一波三折。所以,以书法的线质入画是真正中国画家的共同追求。我常教学生说,“书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即使你没有很好的书法功底,也必须懂得以书入画,必须在线中呈现书法规律,有意识地强调其在作品中的关键作用,‘先上车后补票’,在实践中逐步将书法写好”。

收藏周刊:有人评价您的画作,在传统构图中呈现了强烈的现代意识,您是如何理解现代意识这个说法的?

陈训勇:传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经典,我对于传统是膜拜的。现代人,信息多元化,世界各国的艺术相互产生影响,毕加索说,世界的艺术在中国、在非洲、在日本,但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欧美留学?其实,优良的品种是通过杂交优选的,所以有些美的规律,是科学的也是可以量化的——比如黄金分割、比如点线面、比如形式感、比如强调张力的局部体现,这些都是有现代感的元素。以前做生意,每年都有一次欧美之行,也是对我的艺术现代感有直接影响。所以,时代使人们的审美产生多元的变化和交融,有现代意识,也就在必然之中。

为学生“点卤”,是为师之责任

收藏周刊:您认为,自己接下来要进军和发力的方向,会在哪里?

陈训勇:关于接下来的发力方向,个人的定位是,将“蚁事”进行到底,曲线弘蚁,将“蚁事”做深、做广、做精,可将“蚁”当作一种学说来研究。今年有十位高研班学员,我会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带学生方面,发现和培养人才,将六十多年的文化艺术积淀,人生感悟等以大道至简的形式记录下来,传授给下一代。在教学中同时做好“蚁事”,教学相长。

收藏周刊:您的部分学生的作品,其中呈现出禅意和空灵,请问,要使得画面“不俗”,创作者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

陈训勇: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特质,“因材施教”是祖训,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将禅意空灵体现在其作品中,但要求作品“不俗”,是共同的追求。

我曾在公开课上说,要“品读经典、分析经典、选择经典、出自己的经典”,一切事物都是相比较而存在,不要求学生要怎么做,而是要让学生在历代经典作品中去体味什么才是好的、什么才是自己喜欢的,当我们离经典越近,我们就离“俗”越远。我将八大山人、徐渭、石涛、赖少其等的作品,当成学员必须仔细品读的公共必修课,就是希望学生能“学其上而居其中”。

比如我的学生金霞,是学佛的人,她的结业创作,我让其引入八大符号完成《远离颠倒梦想》的荷花作品。融汇汉代砖刻和金农的金石气及现代卡通感觉的《最上妙》菩萨像。在我的点拨之下,她亲近了经典,感悟了经典,并且自己也得到了很好的升华。

又如默莉,性喜安静,于石涛的风格较为相应且得心应手,她所有的作品都是清清淡淡,灰蓝淡绿,有自己明显的风致,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和发挥着自己的极致。镇容书法写得好,以书入画很出彩。苒予是儿童美术教师,生性活泼开朗,开启她童真童趣方面的风格。

所以,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并将其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是老师之责任和担当。我寻思,这个过程,有如点卤般神奇——“有时人生的提升,就如豆浆的点卤一样,豆浆,点了卤就成了豆腐,没点卤的永远还是豆浆!”

简介

陈训勇

1956年生,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研究员,文旅部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研究员、名家高研班导师,广州大学硕士生导师、中国美协会员。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